• <tbody id="oshnh"></tbody>

  • <button id="oshnh"><acronym id="oshnh"></acronym></button>
    <em id="oshnh"><acronym id="oshnh"></acronym></em>

  • 風口沒變,風量變了 ——“新基建”將推動智慧學習進入下半場(二)

    2020-09-14 16:49:42 作者:李鵬、孫林埼

    上一期我們談到了基礎設施建設與教育變革之間存在的必然關系,本期我們繼續接著談談智慧學習這個話題。

    不知道屏幕前的各位對“智慧學習”這個概念了解多少?;蛘邠Q一種方向,我們暫時不從專業角度去思考智慧學習到底是什么,我們就看這四個字,大家應該也能直觀感受到“智慧學習”應該是一種比較“聰明”和“智能”的教育和學習方法,對不對?大家的直覺很對,智慧學習簡單說就是通過使用新技術讓人更“聰明”的學習。智慧學習從無到有的發展歷程其實也是基礎設施建設不斷作用于教育后的產物。但在開始講智慧學習前,需要先從智慧學習環境這個概念談起。

    互聯網誕生后極大改變了全世界各個國家的社會進程和眾多領域的發展,教育則是被改變的領域中,最為重要和特殊的一個。早在1993年,美國實施了“國家信息基礎設施: 行動計劃”,這個計劃有一個更加通俗的名字,也就是“信息高速公路”計劃。行動計劃中特別提到“把信息技術在教育中的應用作為實施面向 21 世紀教育改革的重要途徑”,所以從1996年到2010年這十多年中,美國政府先后四次發布了“國家教育技術計劃”,不斷深化互聯網等高新技術與教育各個層面的融合。

    我國從上世紀90 年代后期開始,也將“教育信息化”作為教育基礎設施建設的重點,發展到2005年則進入了以“應用能力”為中心進行教育信息化建設階段,此后逐步加以完善,我國也進入了教育信息化發展的快車道。

    中國和美國在針對教育應用互聯網的探索過程中發現了一些共性的特點,比如互聯網一定程度會改變學生學習新知識的過程,會觸碰到某些老師們習以為常的教學原則,會改變了教師、學生、教學內容三者之間的關系等。而伴隨著教育產業的發展和互聯網技術的不斷進步,越來越多新功能被應用到教學領域,前面提到的如:改變學生學習新知識的過程、改變學生、老師和學習內容這三者間的關系……等特點愈發明顯,諸如“翻轉課堂”、“遠程一對一授課”、“機器答疑”…這類新型的教學手段和新產品不斷涌現。教育專家將這些變化概括為“教學環境的數字化轉型”。

    可是不論在全球哪個國家,在數字化教學環境中開展的教學活動,其實并沒有真正改變知識傳遞的習慣和模式,大家只是簡單地把教學內容數字化,或者使用了讓人眼花繚亂的數字化手段,學習者仍然被要求盡可能地去接納和存儲知識,這些手段只能達到培養學習者“回憶、理解和應用”知識這類較為低階的教學目標,而面對幫助學習者掌握“分析、評價和創造”等能力的高階教學目標時便顯得束手無策。在這個階段,雖然基礎建設的改革已經為教學改革帶來許多助力,但這種改革看起來卻只停留在教學的“表演”形式上,傳統課堂教學模式中,由老師“灌輸”知識的過程只不過“微微調整”為多了一些看起來十分酷炫的機器和產品幫助老師一起“灌輸”。

    這里讓我們再回想一下上一期我們提到的那個“馬與汽車”的例子,大家應該可以發現,在數字化教學環境中,教育變革其實仍然停留在改進馬鞍與腳蹬的階段,因為它們雖然在某些環節為學習者帶來了新的工具和體驗,但沒有跳出現有教學方法和模式。

    為了從本質上解決這些問題,專家們在“數字化教學環境”的基礎上,提出了一種對技術含量要求更高,教學理念更具突破性的概念——就是我們前面提到的 “智慧學習環境”。對于智慧學習環境的定義,海內外從事相關專業研究的專家和學者意見不盡相同,但大家都很認可一個結論——技術進步是智慧學習環境得以實施的基礎和前提。所以從這個角度看,智慧學習概念能夠日益得到社會各界的認可和不斷向前發展,很重要的原因便是應用在智慧學習中的“基礎設施建設”其實早在國家提出號召前便開始了。

    構建智慧學習環境是一個內涵豐富的概念,它不僅提出了一幅可行性極高的未來教育愿景,更從理論角度規范出一整套實現這個愿景的發展路徑。

    網龍作為國內最早投入研究“智慧學習”的企業,我們布局教育業務時也充分考慮了打造未來智慧學習環境所需的關鍵要素。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們在2015年和北京師范大學深度合作,共同成立了“智慧學習研究院”。如今智慧學習研究院已經是全球智慧學習領域最具權威性和學術地位的科研機構之一,在虛擬現實教育應用、教育云計算、教育物聯網、教育大數據等多個細分領域進行產學研聯動實踐,不僅在理論研究上不斷創新,也探索適合在智慧學習環境中使用的教育教學新模式、新范例。比如今年年初全球新冠疫情爆發,研究院便第一時間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共同發布了一本《彈性教學手冊》。幫助全球各國受疫情影響無法正常上課的同學和老師從中國經驗中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

    回到“新基建”這個話題,目前國家提出的新基建的三個方向與構建智慧學習環境所需的技術是高度吻合的,堪稱是為推動“智慧學習”發展量身定做。接下來我們就看看新基建是如何進一步推動智慧學習環境建立的。

    我們通常所說的智慧學習環境由教學資源、智能工具、學習社群、教學社群、學習方式、教學方式這六組成部分,學習者與教師則通過不同的學習方式和教育方式與智慧學習環境相互作用,并發生聯系。

    將構成智慧學習環境的六個要素和“新基建”的三個重點方向放在一起,我們就可以清楚的發現:信息基礎設施、新技術基礎設施和算力基礎設施等前沿技術領域的突破可以為智慧學習環境的每個要素提供持續發展的動力和基礎;而融合基礎設施又從整體上為“教育轉型”提供了方向和政策保障;創新基礎設施則為教育線上線下協同發展帶來了新思路和潛在業務機會。

    我們最后回答本文開頭提到的那個問題——什么是“智慧學習”?其實智慧學習這個概念本身并沒有那么重要。因為智慧學習的構成要件和開展智慧學習的方式等,大都是動態的,會根據當時社會發展以及人們對于學習和教育的認識理解發生變化。我們更應該關注的是智慧學習的內涵,因為智慧學習的內涵實際上闡述的是人與學習的關系,理解了這種關系,大家就可以明白為什么新基建會對智慧學習有如此大的促進作用。

    要理清人與學習之間的關系,最重要的是弄清楚人可以通過什么樣的方式去學習??紤]到學習本身的復雜性,我們可以從兩個維度去系統考察這件事:一個是學習行為的群體屬性,另一個是知識獲取的方式。每個維度可以定義出兩個不同取向: 在學習行為的群體屬性可以分為個體學習和群體學習,也就是說,人的學習過程是完全由自己主導,還是需要參與到一個群體中,和大家共同完成,比如我們今天這樣的線上課,就是一個群體學習的典型場景;而知識獲取方式則可以分為間接經驗和直接經驗,它主要是來區分我們掌握某個知識是通過書本、老師、APP……這些間接渠道的教授,還是通過自己的實踐來獲得,比如通過觀察氫氣和氧氣的反應現象,去掌握某個化學原理,或者實際測試修改了某個參數后,代碼的運行結果。

    通過“學習行為的群體屬性”和“知識獲取方式”這兩個維度,我們可以建構出一個二維的坐標體系,而這個二維坐標體系中的四個象限便對應著四種典型的學習方式,即:個人自學、研討型學習、實踐中學和工作中學。除此以外,還有一種通用的學習方式——課堂學習。為什么說課堂學習是一種通用的學習方式?因為某種程度上,課堂學習適合各種學習活動的展開。

    說句題外話,這也是為什么,在全球范圍內,我們熟悉的課堂教學模式和學校管理體系有著極為廣泛的社會基礎和應用廣度。

    大家看到上邊這五種典型的學習方式有什么感覺呢?是不是覺得自己以前或現在的學習經歷很難準確地劃分到某一種類型中?或者發現根據這些類型列舉出的具體場景中會有很多交叉重合的地方?

    舉個例子,比如大家平時可能會參加各種workshop,在參加之前我們會根據主題,準備自己的觀點和資料,會“自學”一些知識或了解相關領域的細節。在workshop中,我們參與的則是一個討論和交換意見的過程。在workshop后,我們可能面臨的情況就更多了:可能我們會發現先前自學的內容印象進一步加深了,可能在討論中其他人的觀點給你帶來了新的啟發,可能由于你們的探討而發現了更有值得思考的新議題等等。

    會有這種感覺,是因為這種劃分學習方式的標準是從“學習情境”的角度出發的。梳理學習情景的目的是便于我們尋找解決學習過程中遇到的問題,為政府制定政策,企業確立發展方向提供一個統一的思考基礎。如果我們進一步深挖不同學習方式的本質,便可以發現,所有的學習方式最終都將歸總為四個因素,即:學習時間、學習地點、學習方法和學習步調。而這四個因素,每一個都與人有著密切的關系。這也就是人和學習之間的本質關系。

    我們前面提到,智慧學習領域的“新基建”其實早已開始,因為只有技術不斷突破,智慧學習的眾多理念才有可能逐漸變為現實。未來,伴隨著“新基建”的政策不斷落實,我們將看到人工智能、大數據、高級傳感器、5G、云計算……等越來越多的高新技術或產品與教育變革相融合,而這種變化也將讓前面提到的“數字教學環境”進一步發展為更加高級的“智慧學習環境”。

    教學環境從“數字”向“智慧”的升級就是智慧學習理念的核心,它的“智慧性”就表現在可以適應人們“任意時間、任意地點、任意方式、任意步調”學習的訴求,從本質上改變人與學習的關系,讓學習真正能融入每個人的生活。

    人,是智慧學習一切思考和舉措的核心。

    97高清国语自产拍
  • <tbody id="oshnh"></tbody>

  • <button id="oshnh"><acronym id="oshnh"></acronym></button>
    <em id="oshnh"><acronym id="oshnh"></acronym></em>